2017-02-21 更新
 
 
科威特───香港的長征故事
   
 

 

 


 

科威特(Kuwait)對很多香港人來說,既遙遠又陌生。

它不是熱門旅遊地區,大部份人應該不會把它列入「死前一定要去一次」的旅遊名單內,至於對當地的風土人情自然更不會特別關注∣∣說不定連科威特在地圖上哪個位置也搞不好,因此科威特的寵物是怎樣生活的,當然更少人留意。

阿拉伯國家科威特在上世紀90年代,因為遭鄰國伊拉克入侵而登上世界舞台,成為國際焦點,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發動「沙漠風暴行動(Operation Desert Storm)」出兵收復,這便是近代史上著名的「波斯灣戰爭(Persian Gulf War)」了。

比較關心國際新聞的人可能會讀過科威特王子阿卜杜拉近年宣佈改信基督教,引起中東伊斯蘭世界激烈反應的新聞;而本屆巴西奧運會,一名科威特選手在雙多向飛靶射擊贏得該國史上第一面奧運金牌,不過由於科威特被指干預科威特奧委會運作,遭到處罰,暫停國際奧委會成員會籍,所以該位選手只可以用「獨立運動員」身份出賽,獲獎後也未能得見國旗升起,因而在頒獎台上流下男兒淚。這大概便是我們僅知的科威特了。

尋找他鄉的寵物其實這個石油資源豐碩的國家,由於開採石油及國家基礎建設的需要,不少跨國機構都在當地開設地區總部,有不少派到當地出勤的員工,也因而每年引進許多外勞,有研究報告更指外勞佔該國全國人口達70~80%之多!

香港人劉芷欣(Iris)與任職飲食業的男朋友(現在成了丈夫)本來在英國工作及生活,2006年兩人獲國際公司招攬,安排前赴科威特工作,Iris曾在企業業務拓展部工作,本身又身兼專業髮型師工作,如此一去,便去了足足9年,可以稱得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地地道道的科威特人。

一般人印象中,旅居海外工作的中國人大都是「為工作而工作」,只為賺取合約薪金,不會在意生活細節和質素,但求有瓦遮頭便算,最大的「生活享受」,不是與同胞親戚打打麻雀,便是窩在家中收看當地華人電視台播放的港產劇集和二輪電影,工作合約完結便兩袖清風離開。通常只有全家移民的中國人才會想到要養寵物吧?

然而,Iris卻在當地養狗,而且養了兩頭,可說是非一般的外勞生活態度。

Iris年幼時,在香港家中養過一隻魔天使,與她情同手足:「我當時7 歲開始養,當佢係弟弟。」長大後第一次遠赴外國打工,摩天使太老,要特別悉切的看顧,只好交給好朋友的母親托養。狗有愛錫動物的人照料,老人家又可有個知心寵物作伴,狗狗結果安享天年,總算是一個完滿的安排。不過對於未能陪伴狗狗走最後一段路,Iris心中終究不無點遺憾。

由於到科威特工作的合約比較長,Iris用了差不多一年時間才安頓好生活上的一切,在第二年開始覺得自己成為半個「科威特人」時,便開始想到養寵物作伴的念頭。男朋友知道她一向喜歡狗狗,也常提出可以在科威特養狗。

由於Iris對故去的魔天使弟弟仍舊念念不忘,對於再次養狗一事,一直只是一個隱約的念頭,並沒有積極的行動。

直到有一天,兩人在工餘時間,在街頭散步時,無意中看到一塊街招板上的告示

伊斯蘭寵物觀

有些宗教不重視動物權益,認為動物骯髒、不潔,但伊斯蘭教的教義則指出,動物也是真主的被造物,人類作為萬物之首,有保護、照顧這些動物的義務。

不過伊斯蘭國家對待寵物的態度卻千差萬別,甚至自相矛盾。例如伊朗保守派認為「養寵物狗」是模仿西方文化,是玷汙崇高伊斯蘭文化的行為,因此法例規定養狗只為它的看家護院、幫助畜牧和狩獵的功能,禁止在居民住宅中私下養狗。年前更有伊朗保守派官員提議「交易買賣狗兒、在街頭遛狗,或在家私自養狗,都要處以鞭刑」!

曾經在當地寵物用品公司任職的Iris則指,科威特思想偏向西方世界,所以科威特人向有養寵物風氣,上至皇室貴族,下至平民百姓都養,與其他地方無異。動物在科威特,可以是受盡寵愛的寵物,可以是看守門口的工作犬,也有的慘被不法之徒利用,作為地下鬥狗場的血腥賭博工具!

產油國皇室成員養狗,除了顯示愛心、品味,很多時更要展示架勢--最緊要「威」!所以科威特皇室養的多是雄糾糾的大狗、獵犬,更會讓牠接受嚴格訓練,變成一頭軍犬一樣威風凜凜的。

Iris當日在街招板看到的是一個賣狗廣告,廣告上狗卻是貌似魔天使的小狗,令她一見心動,便按照廣告上的電話聯絡賣家,相約「睇狗」。

再續人狗緣

那是一頭混種犬:「樣似魔天使,身似Poodle,毛似Havaness」。Iris憶述道:「是一見鍾情!」相信這是因為她第一次養的是魔天使的影響了,這隻幸運的小狗給名為Kashi。

後來Iris在網上發現一個科威特動物群組,裡面居然有寵物領養的資訊--「科威特當局的政策,對於民間動物組織和流浪動物庇護所既不支持亦不鼓勵。」事實上當地不少工作犬,在失去「工作能力」或作用,又或是當局收到有人投訴流浪狗問題時,便會出動毒狗,甚至索性教居民下毒的方法!

Iris在網上領養群組看到另一隻小型犬澳洲嗲利的領養訊息,便毫不猶豫把牠也帶了回家。這便是當時只有8個月大的Milou。

新生命 新生活

Kashi和Milou跟隨Iris兩夫婦一起在科威特生活8 年,平常溜狗、去海邊(是的科威特有海)、出席狗展(是的科威特也有狗展),和其他地區狗主人無四生活無異,狗狗也已成了家庭一份子。

所以當2012年兩夫婦開始想到生兒育女的造人大計,勾起了落葉歸根、回流香港生活時,便想到也要帶Kashi和Milou移民的計劃:「完全無諗過要留低佢地或者將佢地送俾人,養得就養一世,唔會忍心放棄。」

她向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查詢,得悉所有要求和手續,包括狗隻要接受為期長達120日的隔離檢疫(詳情見下頁),便開始作好準備。

012015年4月,兩夫婦正式回港,同時向漁護署申請為狗狗安排入住檢疫中心及入口許可證件,然後訂機票、買狗籠……

兩頭小狗在香港「坐監」期間,Iris每星期都會去探望:「我keep住一個星期去探佢地2次,情況許可會3次,因為我大住個肚,出入唔太方便。」

4個月牢獄生活期間,狗狗不習慣困在籠內,「有一隻因為抓籠門抓到隻前手傷咗,要去睇醫生,食完藥消咗炎就無事了。」總算是平安捱過。

狗狗來到香港生活至今,除了因為雨季較多行雷閃電時「會有啲驚」之外,一直相安無事。現時牠們更獲得一份重要的工作任務--守護主人BB健康成長!

 
   
         

Copyright PetArte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